陈平长篇连载 命运【15】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1-05-22 12:59:30
4692 0 4

陈平长篇连载  命运15

听当地介绍这座破旧祠堂宋代就建了,所以历史比较悠久,但是经过近千年的斗转参横风雨变迁,尤其是经历大清咸丰年间的太平天国兵災、抗日战争的炮火,又历年毁坏早成残垣断壁,虽然本地人常修复,但因资金捉衿见肘,总难有所建树,能保留下来就不易,不过对这些外来师傅们来说,也算有了块安身之处。良春和同伴们一起,背着铺盖向祠堂走去看到,虽然祠堂门头映在黑沉沉里,显几分神秘。但一走进去就能看到两廊柱上依稀可辨的苍劲楹联:祖德流芳思木本,宗功浩大想水源。祖德振千秋大业,宗功启百代文明……余地有亨泰,庆盛多吉祥。百年树德,奕代流芳。 绳其祖武,佑我后人。昭假烈祖,佑启后人…… 蒸尝勿替,祀事孔明。明德荐馨香……按照良春的文化水平理解这些楹词,当然只能一知半解,但能看出这祠堂当年的旺景,当地氏曾经人丁兴盛的历史不过走到近处才发现墙上有许多裂缝,有的地方甚至连手都可以伸进去。冬天晚上西北风呼呼地吹,凛冽就如同一把把刀子捅进来。

良春带的被褥不厚,所以躺在床上常被,所以总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唯一能在寒夜想到能安慰的,就是每月有几十元收入,确能给家里带来不小帮助:看钞票的面上就坚持坚持吧,他常这么对自已提醒。没想到,在祠堂里还有一所小学,20多个孩子来此读书,位近50岁的朴实中年人在此当老师,人们都叫他谭老师。

谭老师教书十分认真,每天一早,他就来到学堂带孩子们早读,每听着孩子朗朗读书声,良春心里生出一种久违的感动,浮想自己也可能进这个课堂读书。住的时间长了,他与谭老师成了忘年交,闲暇时常去与谭老师谈古论今,上到天文下到地理,上下五千年纵横八万里,谈到高兴时,两人的爽朗笑声,回荡在这座古老祠堂周围,此刻也是谭老师特别开心之际,有时两人一聊,不知不觉天就黑了,谭老师就硬拉良春不远的自己家里去吃饭。中国农民家里最少的就是能吃的东西。可是一到谭老师家里,谭师母就高兴地不得了,立刻煮鸡蛋,摊烧饼给良春吃。这是家能拿出来的最好食品,可是看着谭老师孩子眼巴巴瞧着鸡蛋,烧饼。良春再三推辞,实在不忍心吃,确实推却不了才吃个鸡蛋,这样谭家的孩子就靠良春的福,也能吃到烧饼。

农村学校是学生供饭给老师吃的,每当吃饭时,谭老师常叫上良春一起去吃,谭老师的夫人对良春越看越喜欢,总是笑眯眯地一边看着良春吃饭,一边不停地给他夹菜。

有天晚上她终于对老公说,老潭啊,你良春师傅这小伙人长的高高大大,干活利索,不仅能说会道而且知书达理,一看就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要不就把咱们的大女儿嫁给,咱家里没男孩,就让他来我们家里当倒插门女婿吧。

此言正合谭老师之意,他立刻笑着老婆直点头说,我也是这个意思。接下来俩人嘀嘀咕咕商量到三更半夜。第二天晚上,趁着两人又在祠堂里谈古论今之时,谭老师委婉地把这层意思透给了良春,,后来干脆挑破这层窗户纸。其实,良春,心里也产生过这想法;自从见到了谭家这个大丫头后,心头就涌出一阵莫明其妙热浪

姑娘年方十七岁身材苗条,強健身板透出山里人特有的健美,见人时,她的表情腼腆带有几分秀慧,似嗔似笑的两只大眼睛,与头发一样墨漆且黑白分明,笑起来,白皙的俊腮上常凹出两浅浅小酒窝,性格就像山顶上面的蓝天白云,既爽快又纯真,还带点遍地山花般浪漫色彩。20岁出头的良春,正是英气勃蓬,浑身充滿阳刚雄姿之时。但是他想看她又不敢直接看她,只能趁她不注意时,用两眼偷偷地瞄向她。她朝向自己看时,又只能赶紧把头别到一边,装着看其他地方,跟没事一般。当谭老师对他提出这事时,他居然含含糊糊点了下头。但心有个小疙瘩:丫头长的确实不错,只是没多少文化,好像没读过啥书。认为自已个知识分子的良春,感觉有点美中不足,不过转眼一想,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看谭老师的为人与知识,就知道这姑娘定是位贤慧持家之人,农村女人吗,只要会过日子,必然就是好老婆,况且她长得又这么漂亮心里有点这种意思。

有次和同伴们一起回家探亲,良春就将自己想法向母亲吐露,没想到老娘一听,立刻对他一阵劈头盖脸训斥:你在想啥啊?这么远的路去倒插门女婿,这事在我这里永远没门,谈也不要谈;噢,我们含辛茹苦地养你到这么大,现在你却想去当别人的倒插门女婿,告诉你,我和你老子还全靠你养老送终呢。一席话让良春碰了一鼻子灰。众所周知,良春对父母是很孝顺的,尤其是母亲,凡是母亲不赞同的事,他决不会去做。虽然心里很痛苦,但他还是把这段朦胧情愫埋在心底。良春母亲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想,是该给良春寻个媳妇的时候了,毕竟是20多岁的小伙子了嘛,所以她也开始采取行动。

虽然当初历尽艰难,但良春还是找到了自己小舅公介绍的湖北朋友,就是在这位慈祥长者欣然帮助下,他们才能留下来帮这里的农民烧砖窑的。

不觉时间一晃,许多日子过去,在蕲春干活的日子里,天高云淡,风清月朗,良春他们倒也过得逍遥自在,然而,那些对他们尊敬有加的当地人,却酝酿一个无奈的阴谋。原来这些当地人,经济上很困难,就沿袭徒弟学会了本事,就想卸磨杀驴的老说法,当他们感到已经学会建造砖窑烧窑的本事,就不想出昂贵的学费,想赶走良春他们了开始时风言风语说话带,喔唷,你们在这里倒清闲的,每天坐坐、息息,讲讲山海经,日子过得蛮惬意。哎呀,我们钞票也不容易来的啊,看看老百姓穷的:嘿嘿,坐吃山空,养不起大师傅啰;……可以啦,赚的够啦,要自足……云云。锣鼓听声,听话听音,同样是农民的良春他们,当然清楚农民的心思了,其实他们也想回来了,毕竟在那里待了这么长的曰子,倦鸟也要归林了嘛,所以良春不与对方发生争执,没几天就收拾行李,和同伴们一起回到了武进家里。之前大家已商量好,通过在这里段时期的身手检验,证明大家完全胜任这些活计,天下可大着呢,回来过段时间再到别处做窑。心领神会的同村人默契他的想法,一下子全回来了。

但回来还没几天,湖北方面就派人来了,良春一见这人心里不觉一惊:他想干吗,难道还有什么账不清楚?或者……正在猜想,那人将来意对他一说让良春矜持起来。原来那些赶走师傅就认为可以省一大笔开支的徒弟们,正准备大显身手,没想到 这几只跟猫学爬树的笨老虎,艺不精,巧不到,根本沒掌握造窑烧窑的关键所在,全是半吊子造的砖窑没几天就塌掉了,还差点压死了人。眼看化的大代价瞬时变成一堆废土,他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这事让良春小舅公朋友知道后,立刻严厉指责道;就你们这种过河拆桥,狹獈的小农心胸、目光浅短的自私意识,也能成事?羞愧难当的他们立刻求他说;三大爷,三大爷,您不要与我们一般见识,您看,这事如何……在三大爷的指点下,立刻开会作出个决定,马上派人去请回良春师傅回来帮我们解决。所以湖北蕲春方面专门派人来到江苏带人去帮助,行前还对来者再三嘱咐,你无论如何要办成这事。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陆吾
  • 张秋生
  • 西江月
发送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