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的安慰

汪万芝 最后编辑于 2021-05-30 14:44:24
1557 1 7

可笑的安慰

“你说这号奶奶······真是没讲头!”(奶奶,地方俗语,一般是对中年妇女不够尊重的称呼)老程骂着出了门。

“怎的?在跟谁生气?”学校刘校长突然出现。

老程叫程朋,近七十年纪,教师退休快十年了。校长来找他填退休人员登记表。老程很不好意思,刚才骂语实在是气不过,不应该出自教师之口。便马上改口:“你看这样的妇女,我也跟她过几十年了······唉!”最后还叹了一口气。老伴比他整整小十岁,面貌也不显得怎么老

老程带校长进了门,看看钟,快十点了。老程对人一贯很客气,他走到刚骂的老伴跟前,说:“校长在我家吃中饭,炒几个鸡蛋,莴笋炒一碗,韭菜搞一碗,还有昨天烧好的一碗鱼和肉烧生付也端出来。”语气有些硬。

老伴虽然心中不乐,但不得不服从,因为为这些事两人常吵过,何况今天又吵。停一会,老伴还是捺不住心子问:

“那鱼和肉炒生付不是留着明天瓦匠来做事吃的吗?”

“明天不可以再买嘛!”老程心情仍是不高兴。

表填好了,校长说要走。

“哎呀,饭都要好了,吃过饭走。”老程挽留。

校长没作声,算是答应了。他在老师家吃饭是常事,把这事只当无所谓。

老伴一面烧饭,一面脑子很不平静:明天瓦匠来,鱼今天吃了,肉烧生付也吃了,还有更重要的,担心家里有一瓶茅台酒,是儿子在外打工买的,他想着父母一生没有喝过茅台酒,忍痛的花两千多元买的。今天他肯定也要拿出来。

开始吃午饭了,菜端好了。老伴最担心的事果然成真。校长见到茅台酒,笑眯眯地说,“客气客气,还喝茅台酒哇!”老伴强装镇静,和老程对说着,可心里一直嘀咕:家里总搁不住东西,其他酒不拿,偏要拿它。

饭罢,老程送校长。一路,老程讲了老伴许多

说她老伴是个最不开化的女人。先就拿晚上开灯关灯来说,家里人谁要是开灯进房间或是哪间屋有个什么事出来,她总是跟后说,你出来灯为什么不关?为这事我跟她解释多少回她也不听。我说,人家开灯进屋出来没关灯是因为他有事还要马上进屋,你怎么连这个简单道理都不懂?有一回碰到我头上,我对她拍过桌子大发牢骚,叫她以后一定要改掉这种唠叨毛病。这一吵,以后逢这样事对我确实好了许多,有时嘴要动就戛然而止。可对其他人照样如此。孩子们都称她“灯长”。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冬瓜皮往里卷”,是个十足的坐井观天“小人”,譬如,要是开教师会或是什么活动或是从朋友家回家带点什么东西回来,她就乐得眯眯笑,对我很客气。相反,你要是外出在家拿钱,她眼睛就直瞟过来,注意你拿多少?还问到什么地方去要拿那么多钱。我说,就你这号人,专门“冬瓜皮往里卷”,人在社会上哪有只进不出。这样说,一小段时间,她是要好一点,可后来又忘记了,又回老样。

这次吵嘴是为接人吃饭的事。也就是校长来头天,家里来了一位亲戚,他叫老伴多搞些菜,自己又骑车到商店买三瓶好酒和三包好烟。吃午饭了,他喊了几位村子里跟他关系不错的人来小聚,老伴气不打一处来,面容马上绷着,嘴里念叨,干脆把村子里人都喊来。老程心都气肿了,当时因为环境不适宜,没跟老伴吵。到第二天,他气着跟老伴说:

“我说你呀,怎么一点不知事!古话说,女人是锅灶门口人,这在你身上表现得格外的突出和特殊,你可知道?我们男人在社会上混,在人家吃的多,喝的多,难道我就是木石之人,对他们的客气就一概不闻不问,不讲一点情义吗?”说着走出门,又边走边骂,这时,校长恰好来了······

校长听完这些,叫老程不要气,接着讲了一番谁也没有料想到的话:

“老程啦,你老伴还不错嘛,不仅菜做得好吃,人也年轻。好,这个就不讲许多,你要懂得,妇女一般不都是这样,不然怎么叫女人呢?女人就要有女人味。如果女人跟男人一样,你愿意娶她吗?晚上和她睡觉还有啥味道?哎呀!别讲了,不管她怎么样,你只要好好待她就是。这号妇女就是好。”

老程听完校长话,既好笑,又很佩服,佩服就是他的话使人想不到,但又不可说他的话有错。他直摇头,笑着说,“那好,我就听你的了······”

久久,老程总感到好笑:少有的有趣校长!时代变新,连校长也变得时髦起来。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人参果
  • 双桂女
  • 张秋生
  • 西江月
  • 陆吾
  • 严刚
发送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