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端午

不惚 最后编辑于 2021-06-13 17:42:39
2565 1 3

      细细想来,这应该是我过的第51个端午节了,但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却对棕子怎么也提不起兴趣来,但曾经在年少的时候,奶奶亲手包裹的棕子,剥开棕叶,然后再稍微蘸点白糖,那甜甜的带有浓郁清香味的棕子,就停留在曾经的记忆里了,挥之不去,却余味犹存

      我们生长在那个物质并不丰富的时代,生活中没有更多的选择性的零食或者是食物,所以一日三餐如果能够满足,基本上对其它的也没有什么想法,同时也无法所想,因为我们都不知道除了常见的食物以外,还有什么可以充饥的美食让我们可以饱食一餐的。所以年复一年的时候,我们就巴望着端午,中秋,重阳和春节这些传统的节日,因为只有在这个节日里,每家每户都格外豪横的准备相对应节气的食品,在供奉先人之后,我们便可以吃得一年一次的美食,棕子,糍巴,干饼子。

      做棕子,是每家长者都必备的基本技能,一般都是传女不传男,临近节气的时候,便会到乡村河流的河坎上去采摘那新鲜的粽叶, 拿回家里便泡在水里清洗干净,然后折叠起来,把泡了一天的糯料放进去,再用细縄扎起来。一次每家都要做几十个,然后放在大铁锅里面,烧火开始煮。 一般都要煮上一个上午,然后锅里的水慢慢都变成了浅绿色,一股粽叶特有的清香便弥散开来 ,沁人心肺,让人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拆开粽叶,热腾腾的粽子很是粘手,随手把它放入装了白糖的碗里,让它打个滚,晶莹的糖粒沾在上面,入口扑鼻的是清香,随之甜甜的糯糯的感觉让人很是舒服。

       后来,生活在不断的向好的方向演变,人们可以十天半月的吃上一次肉了,端午人们便悄然的改变了一些方式,很少的家庭做粽子,都会在端午那天很奢侈的买上几斤肉,包饺子,带肉的饺子,自然满足了那个时候的生活需求,粽子便变得有些可有可无了。

       再后来,我离开了家乡,我的奶奶也离开了人世,粽子便真正的成了我生活可想而不可得的奢侈品了,漫步在超市的角落里,无论春夏秋冬,它都打破了那个原本在端午才出现的记忆,品种也变得五花八门,有带肉的,有带蛋的,也有带核桃的,附带的配味掩盖了原有的粽香,最简单而朴素的粽子,让人们尽量的发挥了最大的想像,让它的工艺变得更复杂,配料也变得更时尚了。

       走下了记忆的粽子,成为了人们日常的早餐,而没有了那种淡然的清香和稀罕了。而我的记忆深处,却一直拥有的是那股淡然的味道,我喜欢它们。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双桂女
  • 张秋生
  • 何伯良
发送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