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情

汪万芝 最后编辑于 2021-09-03 13:41:25
915 2 7

下情

“现在虽然和过去不同了,但少数情况还是存在,上面大机关可以说没有问题,下面小机关,特别是学校老师和医院仍然存在收黑礼啊!”

“不不不,现在下面也好多了,主要是不敢,现在习中央抓得很紧。要有,是政府难管到的工地老板这类人,他们在承包工程上揽好处。心黑啊!”

“工地老板是属荒漠区,我是讲该政府管的,机关没有听讲,医院和学校我就听人说过,一次,我和一位胃切除的人聊,我问他你可给医生送黑礼了?他半天不答,我追问,他才说,哪有那么好哩······至于老师,接受家长请吃、送红包更多,在此我也不必多说了。”

······

老丁家门前站着两个男人在你一段我一段的聊,是老丁和老婆大吵把隔壁人引来的。二人进屋劝了一阵,后出门又站着聊。

他俩为什么事大吵呢?过程很复杂,下面倒叙往下说。。

老丁叫丁悟生,浙江人,虽然只初中生,但人不是弱脚(方言,不是无能的人),爱人是河南人,叫翠兰,是多年前在浙江打工两人谈的。

事由是为求派出所人办事,翠兰到街上一家小店赊两条软中华香烟准备送给派出所,两条软中华香烟,算起来有近两千元。她为什么不买要赊呢?她家境不算阔气,翠兰想,买这贵重香烟还不知道所长收不收?不收,这钱就白花了,爱人又不吃烟,她与这家小店女人关系还好,就跟她商量赊。她说,这香烟如果所长收了,我回来付钱,如果不收,就将香烟退还给你,行不行?女主人很容易就答应了,也以为香烟会送掉的。事情结果,话应验了第二种说法······所长没有收。在她还香烟的时候,女主人丈夫正为这事和老婆大吵,甩碗拍桌子。翠兰此时站在门外,其中有一句话她听得很清楚,“哪有那么好的事,我把货给他做人情?多少也要交些钱吧。”翠兰就没进门,把香烟拎回家了。

翠兰把情况跟爱人说了,准备凑钱送去。丈夫骂她没用······以后就吵起来。

两位隔壁男人听到吵声进了门,夫妻俩边吵边向两位男人谈了许多苦心怀的话,主要是,现在反腐形势是好了不少,但外面仍有此类事存在,余毒在人们心中未消,所以,他俩还是决定送。

翠兰嫁丁家已经30多年,结婚时有第一代身份证,身份证出生日期是1967年4月5日,当时结婚证没有裁,户口也没转。以后转过来时,河南那边将出生日期错写成1976年4月5日,年龄小了9岁。这错了就错了,也没大关系,后来出现社会人可以买养老保险,这就与年龄大小有关系了:算起来,年龄少9岁就要多交9年保险费,反过来还要少拿9年养老金,总共要亏十多万元。夫妻俩想,要是错一年两年就算了,十多万元对他们来说确实是个亏不起的数字。于是,老丁决定把这一情况详细的写了一份报告交给当地派出所,请求派出所更正。

根据报告内容上写,为了证实爱人实际年龄,夫妻俩不远千里去爱人家河南,首先到当地派出所请领导查一下爱人第一代身份证底子,领导说,派出所没有底子,需要到县公安局去查。二人畏难,说了许多好话,并且要拿路费给派出所,叫领导派人到县公安局去查,领导终于答口,路费也没要,到公安局将第一代身份证底根查到并复印交给了二人。二人激动不已,泪都要滚出来,还说,今天我没有作准备,就余情后感了啊!除此,二人为了使事情在办时更稳,更放心,又和爱人跟所住生产组组长联系,请组长带他俩找本村知道母亲什么时间嫁到本村和她什么时间出生的老人作叙述并在叙述笔录名字后面盖章或按手印作证明。一共有八位老人作如此证明,最后,组长自己再写一份证明,附上八位老人手印证明材料。为了求稳,又将这些材料拿村委会叫村委会盖章,可村委会领导说,具体情况我们不知道,不好盖章。老丁说,你们话没错,但只一步之遥,你们如果能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可以下去问一下不就知道了嘛。结果他们总是不愿意那样做,老丁夫妻俩只好心寒的捉原底材料离开。

浙江方派出所看了这些,答复是:你的报告和附件我们看了,东西很详细,可能没有老户口簿复印件不行,是公安局户籍科这样规定的。东西我们上报到县公安局户籍科,今后你可直接找他们联系。要是行,还要一段时间哩。

跟县公安局第一次联系:时间过去3个月,老丁夫妻去公安局,负责户籍科工作的是一位姓王的女性,老丁夫妻俩问此事,可是,她把事情都忘记了,材料也不知道在哪里?她到处找,结果没有找到。便急转弯的问老丁是什么情况?根据夫妻二人口述,就问翠兰:

“你今年多大年纪?”

51岁”。

“你孩子多大?”

28岁。”

“你兄弟姐妹一共有几个?他们年龄各多大?”

“我最大,还有两个弟弟,大弟比我小三岁,小弟比我小9岁。”

“这样吧,你俩把户口本和两个弟弟户口本拿来给我看一下。另外,把你孩子也带来我们看看。”

第二天,夫妻把东西带来了,儿子请假歇了工也来了。老王看过一切很合缝:母亲比儿子大三岁,模样符合,比两个弟弟大的年龄也符合。如果按76年出生算,第一大笑话就是大弟变成哥哥了,再就是,翠兰变成15岁结婚,这样会裁到结婚证吗?她看后想必也会知道。

按理说,得知这样情况,本就可以算是铁的证据可以进行解决。夫妻俩也满怀信心的以为能够这样办,可是事实不能够这样,却变成“你妈可是你妈”的纠缠着。老王跟老丁夫妻说,“你俩回去,待答复,还有许多东西要办呢?”

走时,夫妻二人想,这位姓王的肯定是个马大哈,把手续搞丢了,最后跟我俩那样说,是想再找一下材料······

第二次联系:又过去一段时间,夫妻俩根据自己猜测,又将报告底稿和附件重新复印一份带过去。可是,第一代身份证复印件没有了又是麻烦,老丁夫妻俩只好又回河南老家找派出所,低声下气又讲了许多,结果算还好,由派出所开证明,二人拿证明自己到县公安局去办这事,结果也如愿的解决了。

也不知道老王可有找到他的原材料?他接到老丁夫妻递给的报告材料,看过后说,你这些都没用,一定要见老户口簿复印件,没有这个一定不行。

老丁气来了:你上次跟我们讲将我的户口本带给你看,儿子也带来你也看了,什么都没有错,那有何用?况且,就今天依你讲的事,一个人死了,还能叫它活吗?我在河南找干部,村里也查,派出所也查,都说那东西不存在了,偏偏你一定要,这东西又不是上面统一要求保留,下面自然也就有不存在的可能。

老王听了像没有听似的在做她的事。

以后还有第三次接触,第四次接触,都是一百个不行。老丁想,到底可是没有给她送东西原因呢?真不好说······

以后派出所又供出一样东西:翠兰在换第二代身份证时,老身份证收去统一消毁,发现有留下第一代身份证号码存录,老丁拿这一点又跟公安局老王交涉,老王说,那东西不能算数,因为人可以改写。老丁气得头直摇:哪有这样的干部?这明明是在抵赖,什么为人民服务,是在与人民作对,跟人民没有丝毫情感。派出所那样严,我一个小平民平时进都进不去,何况怎么知道派出所里面还有这个那个的,谈何人改?

真的是要我送东西吗?只好在店里赊两条软中华香烟······

以后又有人跟他这样说,可能是社保局与他们是串通的哩······一句话:搞不清楚,迷惘。

夫妻二人绝望了,老丁哪肯服气,他的笔功有两下,就写了一封人民来信,将报告和附件特别是第一代身份证复印件统统附上,一并寄到省和中央人民来信办公室。

不到一个月,事情突变了,首先老丁接到省答复函:“你来信所诉之事已转地方政府进行办理······”

紧接,公安局老王通知老丁将家里户口本和爱人身份证送到公安局户籍科。七天后,老丁终于拿到了新纠证过来的爱人出生年份的户口本和身份证。这下,别提老丁夫妻俩有多高兴,逢人就说,下情昏暗天晓得,还不是上级政府见到我的东西应该可以确认。感谢上级党和政府英明!有人说,你能写嘛,老百姓多少人不会写,许多事不就是哑巴吃黄连,苦在心算了。

最后再说两条软中华香烟的事,本来,两条香烟在事情纠缠中就赊了,但不知道怎么送,事情又成僵状,对方能转弯吗?只好放在家里。现在大事情解决了,夫妻俩还要去河南一趟,要感谢对河南派出所许愿的情。这次是老丁一人去的,那天派出所总是人特别多,当人面怎么好送,又不好问所长家在哪里?他专注着所长办公室,没法等到只所长一人在办公室。没办法,遇上所长办公室所长边只坐着一个人,他硬着头皮,拎着装香烟的包走进去,说,“所长领导,这两条香烟送给你们领导抽抽,谢谢你们帮我爱人查到第一代身份证。”

“呃!不行不行。你带回去,我们不能收,我们为人民办事是应该的。”

 这样不收,不知道是看有人在边,还是思想清廉,也说不清。

老丁转身就走,被所长拉住。香烟没有送成。

回家跟老婆吵嘴说,“我送不来,我送不来!我没有人家那样高级本事,我怕死做这样事,寿命都要短许多。”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蒋锷初
  • 张秋生
  • 泉水涓涓
  • 六塘一柳
  • 荷边垂柳
  • 何伯良
  • 双桂女
发送

2条评论

  • 派出所长是好样的,要向他学习。
    2021-08-29 07:58:21 0回复
    0
  • 在实际生活中送礼的还真不少。
    2021-08-29 07:57:45 0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