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随笔】闲聊左岸 走在右岸

春风化雨AB 最后编辑于 2021-09-10 15:30:13
583 0 5

忠艰拉了个在左岸玩的朋友群,很少人发言,一如现在的左岸公社,满柜的书顶到天花板,长条书桌,布质沙发在幽暗中不语,安静是这里的符号,但我知道,这群里所有的人的安静全是表象,内骨里全是极不安份的。

 

如京文、业余所有时间放在网球之家,成为中国网球自媒体第一人,人民日报涉及网球类文章也是照搬他的,拉群的忠艰同志更不用说,最近自传应该成稿出版。

 

我,也是,从一名建筑工程师跨界到公益慈善行业,一晃就十年过去,回首做的那些事情,还是很有成就感,但有时也迷茫,前几天去安徽泾县,看望我的导师,89岁的王老,他依然精神矍铄,神采飞扬,8月份,137名大学生的资助金发放大会完成,他说,我就只能每年做做这些,我带着来的人在助教中心走了一圈,会议室积满了灰,教室里桌椅胡乱放着,宿舍里的床已开始锈蚀,再辉煌的时代也会过去,当地没有了留守儿童,助教中心也就完成了使命。

 

我和京文是在八十年代末,文学潮的时候认识,在北大街沙家弄,大声的朗诵自己创作的诗歌,诗人,可是个自豪自夸的最可以阿Q的名词,左岸,也是应运而生的,二十年代初,尤其是博客盛行的那几年,左岸公社,也曾经热闹过,谈笑有鸿儒,当文化、精神家园这些名词被生意咋样、赚了多少,考入编制,要读好大学这些功利色彩占据时,左岸的冷清也是必然的,还好,老冯及时用一半地方做了农家菜,靠着医院大门,活下去了。

 

活下去,才是刚需,左岸梦想,右岸物质,人生啊,只有两岸风景全看透,才能顺流逆流全可乘风破浪,徜徉在人生之河上。

活着是不易的,也是很简单的,只要压低自己的欲望,在江南这个繁华之地,还是极为容易的,我现在早餐就喝点粥,小玉做个饼,中午就是两个馒头,晚上吃些水果点心,夏天的衣服就是几件一善T恤,最大的享受就是文化站里面的浴室躺下,八块钱包含白开水,这些,两千足够了,其他的开销主要就是出去开展助学活动,如这次去云南,路费吃喝礼品也花了靠一万元,但这些均对我不构成负担,以前有专职人员每年要付出五十万左右一年,压力山大,可现在,全是志工了,轻松自在。

 

我的被动收入,如房租、投资收益、他人给我的知识付费,包括这微信公众号的打赏、广告费,这些加起来,已经远超过我的支出,现在我还兼着我们裴氏东安宗谱的修撰联系工作,此外,我另外捐赠贰万元用于此次宗谱印刷,财富的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能用到有意义的地方就好。

 

如此所想,也就不怅然了,左岸的梦想依然要坚持,右岸的物质呢,有机会来了,就不放过,俺们也不清高,还准备着和小玉周游世界呢,这储蓄现在就要开始。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张秋生
  • 蒋锷初
  • 泉水涓涓
  • 人参果
  • 芝麻汤圆儿
发送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