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诉

汪万芝 最后编辑于 2021-10-01 11:35:02
631 1 7

祭诉

 

朱老汉今年快七十了,父亲去世很早,他都不记得。母亲去世都已经快三十年了。父母亲一共养了四个儿女,他是老末。因此,就格外的受母亲痛爱,他也就格外的尊敬母亲,视母亲是他人生第一亲人。小时候,无论母亲到什么地方,他都形影不离的跟在后面,后来长大了,直到三十多岁,他在哪里回家,第一个就问爱人妈妈在什么地方?爱人说出,他就到妈妈边去了,以后跟妈妈一道回家······

妈妈去世那天,他一下仰躺在地上,像孩子一样直蹬脚,哭着妈妈你在骗我,你怎么也有死的时候?在场的人无不用衣袖揩泪。

今天,社会发展日新月异的变化,人民过着小康生活。朱老汉特别惦记着妈妈,多么为妈妈可惜!可惜实际就是心隐隐的痛。现在,每天吃着白米饭,鱼肉不断,就说,要是妈妈还在多好,过去时常吃了上顿没有下顿,就是有点吃的,主要就是玉米粉搞的稀糊糊,还有野菜在里面;现在水不用挑,自来水龙头直接对水缸放,就说,要是妈妈还在多好,过去挑水把人都挑伤了,有一次妈妈挑水滑倒,胸部杠伤了,到老还痛;现在不用点煤油灯了,晚上进哪间屋,按一下开关,屋里就超过过去点煤油灯几倍亮堂,他就想,要是妈妈还在多好,和我们一道开心享受;他儿子经常开轿车带老夫妻出去旅游,他叹气的对儿媳说,要是奶奶还在多好,也能跟孙子开的轿车看看外面世界······这些话妻子听了,说他是世上少有的好孝子。他不止一次的跟妻子说,上坟祭妈妈时,要把我们现在连做梦也没想到能过上这样超美的幸福生活告诉冥界妈妈。

是清明节,朱老汉偕老妻来坟头,老夫妻将篮里祭品一样一样往下拿,朱老汉嘴里还哼哼的不知讲什么?

烧纸了,放鞭炮了,老汉下跪了,作揖之后开始说话,他说不出来,只是“嘁嘁······”老妻斥他:“且且···(俗语,当语气词用)你别哭,慢慢说嘛,老是上坟这样!”

朱老汉强忍,声音像打满了气的气筒手紧捏着出口慢慢的放:“老妈妈——儿子今天——来看你了——今天——我主要不是别的,——我要把我们现在过的特别美好生活要告诉你——使你为我们高兴和得到安慰——使我们你能得到此消息——而高兴。

“妈妈,——虽然我也老了,但我的心——还是时时念着你······特别是你在世时,受了多少苦······妈妈,你的儿子下辈们现在都好了——天天吃大白米饭,有鱼有肉,而且都吃腻了——懒得吃的了——你从前——借钱借米——人家上街,你从身上——摸半天摸出小旧布疙瘩——慢慢吐开,拿出皱巴巴毛软的小钱——叫上街人带四两肉——或是四两糖。妈妈,那样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说到这,朱老汉“妈的······”的哭了起来,半天站起。老妻问他,“你怎搞的?你还有许多没有讲,还有那屋哩?过去是小土屋,现在住的是楼房了;还有你那儿子,夫妻俩都是大学生,在城市买了房子,开的是宝马轿车。老糊涂了!”

朱老汉又要跪下说,被老伴一把拉住:“我不是刚才已经讲了嘛,奶奶会听到,你好呆!”

老夫妻回家走在路上,朱老汉才心平起来,说,事情哪讲得尽,还有电冰箱,洗衣机,空调,手机,电脑哩······他又叹了一口气,觉得不是一个娘生的就明显不同,我跪在地上哭,话都说不出来,她还对我“且且——”,还骂我呆子。

 回家时,他把心中的话跟老妻说了。老妻说,“想老妈心里难过也放在心里嘛,一点事就哭,哭。”

显然,老妻的话是一种习惯敷衍而已,确实不能体会老朱对逝去的母亲真实情感的表露。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何伯良
  • 张秋生
  • 顺其自然者
  • 方块糖
  • 西江月
  • 双桂女
发送

1条评论

  • 朱老汉告诉妈妈健在的儿女们,要善待妈妈,让妈妈过上幸福的日子。
    2021-09-28 15:14:04 0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