吵嘴

汪万芝 最后编辑于 2021-10-18 15:27:42
420 1 5

              吵嘴

      

“我问你,老曾昨天请村里干部吃饭,为什么单单你不去?他请不是为别的,是他改革开放搞发了,高兴这样做,你应该去······”父亲见儿子回家劈脸就问。

 “你问这干吗?我有事嘛。”儿子回答。 

  "你有事,你变了!你也念过初中,当过几年干部了,你可晓得‘载舟覆舟’这话?你要是不晓得,我跟你郑重讲,“舟,就是船;载,指水顶着船。意思就是船在水上走,水可以把船翻掉。话的意思是,把官比作船,把水比作人民。官没有当好,人民就要唾弃你。你当书记,首先就要尊重基层人民,这是真理。”老父亲口气有些硬,引经据典给儿子作解释。

“这话我懂,你是捡人家口水沫,我是书上学的。你不要给我上课!”儿子反驳。

“你懂!你懂个屁!你懂你为什么遭人反对?自己把自己看成了不起,实际人家把你当皮蛋灰都不足!(皮蛋灰,方言,意思是不足钱,没有什么用。)”

儿子怒了,但又不敢对父亲怎么样。脸色铁青,掏出一支“软中华”放到嘴上,从侧面方式攻击父亲:

“好,就算你讲的对,我是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你呢?干了一生村支部书记,到头来不还是原封不动的回老家。我也知道,你工作勤勤恳恳,作风廉洁,都夸你是好书记,可是又有何用呢?现在,你无论怎样说我,我是不会像你那样老实巴交一生。我当一天书记,就要威风一天,只要不犯错误,我要怎么做,是我的权利,别人管不着!”

“你是忘本,社会人都是看我的面子选你当书记,不然,你不还是老百姓!你不犯错误,习主席现在对政治工作抓得很严,以往一些行为不好的干部都转好了,你却成为剩下的极少数一个。唉!好丢我面子。再者,群众请吃是不可以去,但是这次不同,是过去极端被人瞧不起的一位平民百姓,现在改革开放他搞发了,他非常地高兴······境界又高,跟你解释许多,这样情况你应该要去,对他表示尊重和庆贺,而你······”

······

父子到底为何事吵嘴,下面作详细介绍:

父亲姓陈,叫陈坦,儿子叫陈小波。父亲五几年就入党当大队干部,先是当几年副职,后升大队书记,因为他性格老实、正直,廉洁,深受广大干群的欢喜和信任,一直当到65岁退休。由于他工作先进,正派,威信高,全乡哪个大队工作难搞,领导就调他去,而且就能立竿见影的把这个大队工作搞好,得到的荣誉也很多:先进工作者,模范书记,模范党员等,几次出席省、市先进工作者和劳模会议。最后回本村当书记(后期大队改为行政村)。

他退休后,儿子开始进入村委会任职,先是任村长,还不是党员,一年后入党,也因为工作干得好,又选上当书记。这都是社会看他父亲的面子的原因得势。

谁知道,后来儿子就跟不上老子,书记当了几年之后,思想作风变坏了,首要一条就是高高在上,看不起平民百姓。都是因为脱离政治学习的原因。

这次是因为,一位老村民叫曾大牛,他过去是个极平常的人,现在搞得有点发起来,他突发异想,高兴要请全体村干部到他家吃饭,团聚。请吃没有丝毫个人利益目的,就是他有点发起来高兴,请他们吃饭,表示他感谢党和政府。另外,他思想境界也高,以己推人,他想:村干部都是年轻人,外面打工钱赚得多,可他们没有出去打工,坚持在家一年只拿两三万元低工资搞基层工作。他很敬佩和尊敬他们。于是,他决心要做这桩事。提前三天,他就电话分别通知所有村干部,详细向他们解释他此举的目的。吃饭时间是某日晚上五点半。

村干部看他这样客气,都很激动,说,“你这样想法和客气,我们不去也得去。平时,谁请我们到他家吃饭,我们是不会去的,事关影响问题。”

吃饭当天上午,曾大牛又亲自到村部接人,先到书记办公室,不料书记个人却变了卦,他说下午要到县农业银行去,上面拨给村里一笔款子要去领。

曾大牛催促说,“明天去,明天去,跟他们讲一下。”

“那怎行呢?不可我个人为到人家吃饭耽误集体的事,那名声多难听。”书记说。

曾大牛纠缠说了半天都不行。他身子这时凉了半截,他是主要领导,他不去,这请······而且从书记那样说,他完全可以断定,是在撒谎,视他是平庸之人,不予重视。曾大牛满脸愠色,一声不吭的离开。心在斥:你有什么了不起!要是上面领导请你去吃饭,像小儿屙屎唤狗一样跑都来不及。

书记知他不高兴,跟后说,“村委其他人去不就行,我跟他们也讲了。”

“行,行,不在乎你!”曾大牛扬长而去。

酒席之后,曾大牛又间接了解,书记根本就没去县银行,他说的事情是真,但不是这天。

曾大牛对这事越想越气,加之人家和他谈论说,书记到人家吃饭是看什么人,一般人家是不会去的。这正与他本人所意识到的一拍即合。他气得直接骂出:“入你娘的,乌纱帽还没戴三天,颈子就歪了!我们做老百姓的就不是人。”

他急不过,恨之又恨。趁书记不在家,来到书记家找书记父亲把这一来龙去脉之事和他谈谈。

父亲听过之后,谈了许多自己慷慨:他说他儿子是变了。本来,他对这号人一贯来就看不惯,社会从上到下有不少干部是这样,瞧不起群众,故作态势,抬高自己,哪像共产党干部。最后说,等他回来,我要跟他讲。

“你千万不要讲我今天来跟你讲这些话。”曾大牛叮嘱。

“你这人,我又不是小孩。”书记稳。

“你可知道?”陈坦跟儿子还是在吵,“当人民干部,尊重人民是第一大事。毛主席在《为人民服务》一文中教导我们,‘我们一切工作干部,不论职位高低,都是人民的勤务员。’你当干部,还早得很哩,好意思把自己当作了不起。马克思、毛主席的书要好生学,看革命导师是怎样谈保护人民,尊重人民的。”

“我学它干啥!我工作哪天不干?要你给我讲这些。”儿子怒驳。

“你看你看!”父亲直摇头。“共产党员竟讲出这样的话。唉!这儿子算费掉了。”

吵嘴之后,父亲并不计较,他下决心要把儿子慢慢训导好,树立好正确的人生观,好好的为人民服务。这是他做父亲的责任。不这样做,儿子迟早是要被人民唾弃的。他要是真正不改,下次选举,我第一个投反对票,让他被淘汰得教训。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陆吾
  • 泉水涓涓
  • 西江月
  • 双桂女
  • 汪万芝
发送

1条评论

  • 我认为儿子这样做没错。
    2021-10-13 10:21:39 1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