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母亲过年

青青小竹 最后编辑于 2021-10-18 22:03:15
715 1 5

   陪母亲过年

  江苏/溧阳  万文清

掐指算算,母亲已经八十六了。年十月,我帮母亲重新建了两间房,不但厨房间、卫生间、房间、客厅一应俱全,而且还多设置了一个房间,这样我回家还可以住上一宿,陪伴母亲。

去年元旦,我就和妻子商议,到乡下陪母亲过年。我早早就和母亲说,过年你什么东西也不要准备,我放假后提前一周回家置办年货,你不要担忧牵挂。母亲自然高兴,摇着手说我什么也不买,我年纪一把了全靠你这个儿子了。

哪知道,我腊月二十五回家,母亲已经提前三、四天买了一些鱼鸡排骨,还准备了一些包馄饨团子的馅儿,因有些时日,馅儿又没有及时放进冰箱,似乎已经有味道了!我生气地对母亲说,不是和你说过了吗?东西等我来买,你那么着急干啥,这下东西坏了吧!母亲忙解释,你们回家一点吃的都没有,叫我这个做娘的如何说得过去,再说,我自己也需要吃!说完,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一副委屈的样子。我心里不由一愣,感觉刚才语调不对,说话过了头,便连忙给母亲赔不是,母亲摆摆手,说做娘的还不知道孩子的脾气,我怎么会生你的气?

妻子和女儿每天很早就到菜场给亲戚帮忙,午饭后才回来。早饭、中饭,自然是由我掌勺。

一天早上,母亲六点不到就敲门,推开房门,看了看,问我早饭要吃什么?我朦胧中睁开眼,一骨碌爬了起来,连忙说:“我来烧,怎么要你烧给我吃呢?小时候一直是你烧,现在该是我烧给你吃的时候了!”我三下五除二,穿衣、起床,帮母亲挤牙膏、倒水,然后开始烧早饭,自然是按照母亲的心愿,不一会儿,两碗热气腾腾的咸泡饭便大功告成摆在了桌上。我依偎在母亲的身边——就像我小时候依偎在母亲身边一样,吃着香甜可口的饭菜,心里别提是多么的开心母亲真的老了,皱纹纵横,皮肤松垮,看着母亲我思绪万千,突然鼻子一酸,滚热的泪水夺眶而出……

小时候,家里孩子多,母亲总是忙上忙下,等安顿好五个孩子,母亲自己坐到桌子上吃时,菜几乎已经吃光了,但母亲毫无怨言,低着头一口一口把白饭吃完,舍不得浪费一丁点粮食。只要孩子们能吃饱,她心里比什么都开心!可惜,我那时候太小,怎会知道这些事情。

母亲胃口真好!吃完一碗我又帮着盛了半碗,看到母亲这样,我心里自然高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着慌,人能吃饭就是身体棒就是好事。早饭后,母亲抢着要洗碗,我自然不答应,笑着对母亲说:“世上哪有让八十多的母亲洗碗,让四十多的儿子闲着呢!”这时,母亲就会自言自语:唉,饭吃那么多,就是什么事情也不能干,没有什么用了!

“怎么你说自己没有用呢?”我笑着对母亲说,“一般年轻人还不如你的,你看门前屋后有空地的地方,都给你种上了蔬菜,就连田埂旁你也是见缝插针,能种上油菜的地方你绝不会让它荒着,甚至河边的陡坡上,也有你的踪影和脚步,你没有一刻闲着,你忙得根本停不下来啊!”听到这些,母亲笑了笑,说那是前几年了,现在少了,能动就动动,说明我还有用,不能动就没出息了。

忙完了早饭,我自然也不能歇着,我得搞卫生,把家里整理整理,年前的天气让人讨厌,不是下雨,就是下雪,难得见到阳光,因而母亲的毯子、被子也没有机会晒!忙完了,我便陪着母亲说话,东一句,西一句,听母亲说村上一年来发生的事情,说村东村西的家长里短,说我父亲如果还活着,也该九十一岁了吧,如果住上儿子造的新房子,心里肯定乐开了花,可惜……说到这里,母亲的泪水便会止不住往下流,而我,更不能见到母亲流泪,母亲一流泪,我的泪水就会情不自禁地喷涌而出……

除夕之夜,我和妻子做了满满一桌子菜,把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叫来一起吃,母亲吃的特别开心,脸上闪耀着幸福的光芒。饭后,我拿出大烟火放起来,震天的声响,缤纷的色彩,让人目不暇接,母亲像个孩子一样不停地说着“好看!”“好看!”,然后问我说这要很多钱吧!我只好笑着对母亲说:“不贵,不贵,开心最重要!一家人高高兴兴、平平安安,团团圆圆最重要!”大年初一,我早早起来给母亲拜年,并亲手端上自己烧的红枣鸡蛋给母亲吃,她开心无比,一口气吃了三个鸡蛋。左邻右舍的人来给母亲拜年,儿子媳妇来给母亲拜年,亲朋好友来给母亲拜年,都祝母亲身体健康,平安快乐!

年初四中午,城里的姐姐订了两桌叫兄弟姐妹一起去吃饭。姐姐姐夫开着车子要接母亲过去住上几宿,母亲说什么也不肯,不停地说着麻烦的麻烦的,不管姐姐怎样催促,母亲就是不肯,后来也没有办法,只好依了母亲。开学前,我又一次回家看望母亲,说到这事情,母亲才敞开了心里话:你不知道,就是到了女儿家,感觉也是不自由的,虽然是好饭好菜,但心里没有着落,左邻右舍都是陌生的人,周围环境也是,只能可怜巴巴呆在家里,再说了,你到了女儿家,她要花一个人服侍你,自己要到哪里去,都不方便,他们都有他们的事情,我去了,他们什么事情也做不成哪里也去不了!听了母亲的话,我感触很深,其实,这是母亲为孩子们在考虑啊!她为孩子想得很多,唯独对自己想得很少。

偶尔天晴,我便拉着母亲的手——就像小时候母亲拉着我的手一样,到田野的垄地上看看母亲种的菜,她会把说了几十遍的话语反复地叙说,而我也愿意一遍一遍地听着。母亲一生与田地相伴,从未离开,也舍不得离开,她看到田地荒芜甚是可惜,不管如何要种上一点东西,即使到最后没有什么收成,她也是心甘情愿,无怨无悔,这些,村上年轻人是无法理解的。

母亲是经历过苦难岁月的,因而,对家里的任何东西都敝帚自珍,饭餐后的汤汤水水,执意要留着舍不得倒掉,说下顿留给她吃她喜欢。每每此时,我只能智取,不能硬拼,总想着花样变着戏法说服母亲,我知道和老人讲道理有时候效果不大,他们养成的习惯几乎一辈子了,个性是不会轻而易举改变的,有时候善意的谎言可能会更有效,孝顺父母亲,首先要顺着他们。

父母养我小,我养父母老。父亲已经驾鹤西去,心中的遗憾我已经无法弥补。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活在当下,照顾好母亲。陪伴母亲,虽然日子平淡,但体现着亲情真情,举手投足都是内心真实的反应,我不知道还能陪母亲度过多少时光,我所能做的就是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尽量抽出时间,陪伴在母亲身边,陪母亲说说话——即使听着她的唠叨也好,因为她是生我养我的母亲呀!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双桂女
  • 西江月
  • 泉水涓涓
  • 顺其自然者
  • 陆吾
发送

1条评论

  • 陪伴也是孝顺。
    2021-10-19 08:35:08 0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