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曹家村——故乡杂忆(14)

徐永林 最后编辑于 2021-11-06 11:07:37
948 1 4

梦中曹家村

——故乡杂忆(14)

 

middle_20100405_1b8462dc5bf66d3e7a76AL3xZERw6g7A.jpg

 

写到江阴的黄山要塞,不由我想到我的出生地江阴要塞乡的曹家村。

江阴要塞乡就在黄山的南面一片,有多大我不清楚。解放后曾改称江阴要塞公社,改革开放后又恢复名称要塞乡。曹家村就属要塞乡,是一个有百多户人家的大村庄。我还记得,这个村从南到北有三排,分别是前村、中村和后村。我的祖居在中村中部,听我父亲讲,好像有前后三进的砖瓦平房,应该是一个小康农家。

可惜的是,在我出生后的第二年,日本鬼子就占领了我的家乡。在占领时,不仅打死了几个村民,还将整个村庄用一把火烧光了。听爸爸讲,全家逃难回来,面对一片废墟。在祖父指挥下,爸爸与叔父清理了火场,检出了一些尚未烧掉的木料,又买了些芦苇由叔父编成芦排作为屋顶,再做了土砖砌墙,终于建成了三间草房,我祖父母、我们和叔父都挤在这三间草房里,直到解放。

为了生计,父母亲就到江阴南门外的板桥街做小生意。后来就在板桥租房居住,只是在农忙时才回到曹家村去种地收割。爸爸就又种地又做小生意,后来又在板桥租房开了个杂货舖。因此,我只是在父母回曹家村务农时才跟着回老家,大部分时间则随父母住在板桥。但由于每年都有许多次回曹家村,因此对自己的出生地还是有较深的印象。

解放后生活好转,我父亲用多年积蓄回曹家村老屋宅地翻造了三间瓦房。因在中村这三间房较高,爸爸常自豪地对我说,回去时在离村很远处就能看到这个新房。但由于爸爸以在板桥经商为主,新房造好后实际上由我叔父居住,我们则仍在板桥租房居住。

曹家村给我留下的印象,就停留在这些。我在1955年离开江阴去南京上学后,只有少数几次回到老家曹家村。发现状况未有大的变化。

改革开放后,我叔父家经济好转,我父亲造的房子就转让给了叔父家,他们并将它翻造成了楼房。小堂弟还在原村子附近新造了一座小洋房。但后来因要造江阴长江大桥,有一个出入口就在村子附近,于是前村和中村大部分房子被拆掉了,曹家村只剩下原来的不到一半。上世纪90年代,我回去看望堂弟们,见曹家村已经全部消失,堂弟们都搬入了新建的居民小区,成了“城里人”了。原来的地方,则建成了一个花鸟市场。堂弟们还指指点点地告诉我,原来的村子在那里,可我脑子里已经是空荡荡的了。

从此,我的出生地曹家村已在地球上彻底消失了,但它也并未完全消失,有时还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毛主席说:人间正道是沧桑,曹家村的消失证实了这个真理。

(题头照片来自网络,照片中的瓦房与我印象中的曹家村房屋有点相似。)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泉水涓涓
  • 张秋生
  • 人参果
  • 西江月
发送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