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芳田 看今日凤凰新城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2-08-12 15:14:56
1289 4 3

      mmexport1643489517186.jpgmmexport1643506358682.jpgmmexport1643513330403.jpgmmexport1643506321582.jpgmmexport1643506348708.jpgmmexport1643513312014.jpgmmexport1643506305969.jpg

 

        编者按

首先祝贺吴川中同学被入选为“常州好人”!

作为常州市老年大学文史系文创班的任课老师,我为他感到骄傲,他在我班进步很快,因为文章写得多,质量高,所以在常州网上发表的作品也最多。在庆祝建党百年期间,他自费为常州一百多座桥名涂上红灿灿油漆,他还将自己几十年收藏的,关于建党百年历史过程的珍贵邮票装帧一新,免费为全市各阶人士展示并亲自讲解数百场等等。

在校学习期间,他经常参加市级征文比赛并屡屡得奖,至今他依然笔耕不止,最近创作的这篇长篇散文《忆芳田 看今日凤凰新城》,可谓脍炙人口,情深意切。

据我所知,这位在支援南方建设时就被汕头市人民政府任命为“能工巧匠”的吴川中先生,第二次退休回到家乡常州后一边继续刻苦学习,一边默默地为社会做各类公益活动,久之,必然受到广大群众的一致好评,现在被大家评为 “常州好人”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陈平

     忆芳田 看今日凤凰新城

               吴川中

我说的芳田,是一个自然村的村名,属于现常州市天宁区雕庄街道下辖的一个村,现在没有了,在2018年一夜之间消失了。在国家消除贫困,并在本地区全面达到小康生活的形势下,人们都知道,消失了的村庄是好事,会给一些人带来根本性的改变,并享受到了改革开放的最大红利,几代人为之奋斗的梦想,今天也得以实现,所以不能“吃水不忘挖井人”。在中国共产党正确领导下,人民才有了今天的幸福生活,在安居乐业环境下,作为一个年老的群体,我们可以尽情享受,但是我们也有责任,讲好过去的故事,芳田村虽然消失了,但是芳田村的内在,需要了解知晓,传承。同时也顺便谈一下芳田村人现安居的凤凰新城。

芳田村又称北芳田,全村吴姓,吴姓是全国十大姓之一。常州历来提倡的诚信文化,就来自于吴姓的泰伯、季札。由于这二人的完美,所以无锡就把泰伯尊为始祖,而常州就把季札尊为始祖,并不断推动诚信理念,在常州的路边也能见到“季子故里,诚信此地”的宣传牌。可见在我们常州季札诚信文化底蕴是如何的深厚。居谱记载,季札为吴王寿梦第四子,为第十九世(泰伯为第一世),寿梦欲立之,辞不可,就跑到延陵(今常州),故号“延陵季子”。而如今的芳田村的吴姓属于梅里吴姓的八十五的,璋的公子,公讳永郞(生于明洪武十一年,公元1378年),旧第在无锡梅里平墟,后家庭多变,迁至常州府阳湖东门外定东芳田村居住,为芳田村第一世祖(本文作者为第二十二世),也称梅里嫡子。

作者对芳田村的记忆,最早应该是在1958年随父亲回去参加祖父(阿爹)的礼,当时因为年纪小没有多大的记忆。但在1968年祖母(亲娘)的礼上记忆就比较深点了(因为当时父亲叫我帮忙记账了)。在我回去(1969年作为知识青年回去种田 )以前,我对芳田村的认识,就是一个美丽而平静的村庄,这个平静的村庄繁衍了二十多代的吴姓子孙。我父亲十三就到常州东门街上当学徒(1925年),后来整个家就生活在常州东门街上。如果没有运动,也就不会回到芳田村,真应了叶落归根的一句话。所以从小对芳田村的认识,在一个方面也可以说从认识人开始。常州东门以水门桥为核心的地方,每逢农历三,四方农村的人会来赶集,交换和购买物品,相当热闹。而我家在街上有一个门店,加上父亲待人热情,所以我会见到很多村上的长辈,说话声音不大的叫老健大,喉咙大,声音响亮的叫黑龙,还有洪根、小元等等,对这些人因为辈份搞不清,也就省了叫人了,但是有二个叔叔一定是要叫的,一个是亲叔叔,还有一个是堂叔叔,至于兄弟姐妹打个招呼就好了。当时谁也不会想到今后几十年我们会和芳田村有交集,记得在1969年底,我初中毕业了,也没有学可上了。在学校务工人员已全部分配完毕,老师问我,有何打算,我说回原籍吧(当时我三哥已在芳田村务农),随后父母和一个弟弟也到了芳田村。于是基本上全家五人(另三个姐姐、二个哥哥已工作在外),来到芳田村生活,直至芳田村全部拆迁。

作者对芳田村,可以说有一定的感情,为什么呢?因为第一,当城市不再给你机会留在城市,面临着到苏北新建农场或到不富裕的农村插队去,对于一个刚满17的孩子,应该如何办。所以最好的选择是回到生养父亲的老家去,里有叔叔和长辈们,更有兄弟姐妹。事实证明这样是对的,不说由于机缘,我在1971年进了常州钢铁厂,当上了学徒电工,从此人生有了定位,一干就是二十年。重要的是村上人对我有的是关怀,有一件事很能说明问题,我实际务农14个月,第一年上半年,评的等级是8折(妇女劳动最高级别),下半年是9.5折,最后是全折,这中间虽说有我的努力,但是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干过农活的孩子(当时还没有满18足,体重也就100出头),能做到这样,关键在于周围的人,特别是村里的兄弟姐妹的帮助。所以现在有时做些公益,说不上报答,就是不忘初心吧。第二嘛,俗话说:“一方水土一方人,”我的根在芳田村,我进芳田村的时候体重才100多,就是进厂5、6的以后也是如此,但是到1980年,我搬出成家时,体重是160斤,照照镜子,自己也吃惊,真应了,家乡的一切是我们难忘的,美好的。现在芳田村没有了,作为一个不大不小的我,下面倒是想从几方面来讲一点芳田村的轶事。

古老美丽平静的芳田村。芳田村第一世祖永郞公(生于明洪武十一年),在明永乐五年(1407年)30岁时从无锡迁居常州东门外。当时尚一片荒芜,他圈地耕作自建家园立业成村落(芳田村)。永郞公传,是这样描述的:“公之为人,秉性无华,见几明决。当时父老咸以大器期之。”但永郞公人生多磨难,后“父母偕亡,遂舍故土,挈妻子走郡城于东郊之清溪,卜筑于东南之野田,相其土宜之高者以为居。”我们在小时候见到的,人们生活的芳田村,前后的竹园,众多的河塘,如果不是做饭的炊烟升起,人们都不会发现在绿茵之中有一个美丽的村庄。也有二位堂兄,描述了他们小时生活的场景,活脱脱的桃花源情景,也只有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才能回忆。这说明了芳田村的建造者,同时又是设计师的永郞公,以及后人世世代代的传承,才使得芳田村保存了一份美丽和平静。

勤劳的芳田村人。芳田村人从第一世永郞公开始,始终以勤劳著称。永郞公的家境一般,而不是富二代或官二代,唯有艰苦创业,方能生存。因此,吴家的传家宝就是勤劳。常说勤劳能致富,能过上好日子。但在当时封建社会,特别是在国家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旧中国,谈何容易。以致于在解放后土地改革时,村上不要说有地主,连个富农的也没有,甚至还出现了雇农,可见当时芳田村大多数人是贫困的,就是我的父亲,在土地改革时也分到了田。以致于我母亲在生我的时候,叫人通知我父亲时,我父亲还在田里干活。随着工业化进入中国,特别是上海的发展,也吸引了部分芳田村人出外打工,当时出外打工,也盘活了芳田人生存环境。我在回去以后,就感觉到这些人的家底就比较好一点。由于芳田村人的世风是勤劳而且诚信,1949年去上海工作的沅炳(作者回去是生产队队长)之爱人,在1957年至1961年四次评为全国劳动模范,并在1957年全国召开的群英会上,受到毛主席和其它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在历史长河中,这种荣誉是不多见的。所以芳田村人将这引以为荣耀,并希望代代相传,这也符合国家现在倡导的工匠精神。

芳田村人有着改变命运的执着,匠人之村是对芳田村的一个概括,特别是做建筑工程的泥水匠较多,光是从常州市第三建筑公司退休的就有6位,另外有我堂兄为首的木匠,有我父亲为首的油漆匠,还有裁缝,更有做工艺品的(现在可以叫大师了),另外随着文化的提高,还有了教书匠。当时村上人自豪的说,村上同时建造二处房屋,不用请外村人。是的,就是我也在1970年跟着堂兄,做过十多天的小工。这些匠人给芳田村人带来新的希望,他们通过自己的双手,创造了财富。前一阵,刚好和我父辈分的一位,交谈了一下,这一位也是我钦佩之人。我回去时,见他每天去建筑单位上班,在生产队里还兼着会计职务,重要的他还要负养四个孩子。我和他说的是,不能忘了他对芳田村发展付出的贡献,因为我知道,他做了“给人魚,不如授予漁”工作。同时他也是我的父辈一代人的缩影,我把新中国成立后村上的二代人,做了一个分类(是按年龄分,而不是按辈分分)。一代人是我的父辈,还有就是我们这些兄弟一代(指年龄相仿),上一代人最大的功绩在于把我们养大,我们这一代赶上好的时代,不但负起敬老、养老的责任,还为下一代创造了可观的财富。

见到家谱中的一张芳田村平面图(2004年),不由得吃惊,从1969年至2004年近三十五年,芳田村的版图(指房屋)扩大了二倍都不止,房屋面积更是无法统计,只有拆迁办知道了。记得在1971年,我已在常钢厂上班了,夜班回来,堂兄叫我去帮忙开墙脚,这是村上首次在田里造房,也从一天起,拉响了建房的号角,但是当时芳田村人并不富裕,靠节衣缩食,并一层一层建造,不过终成正果,今天的收获,大大超出了他们自己的想像。这种因果,只有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当今中国才能有,所以今天的芳田村人,时刻要有感恩的心,并幸福的生活着。

长寿的芳田村人。新中国以来,芳田村人的寿命,慢慢长了。一个人的寿命跟多方面因素有关,试想整天为温饱奔波的人,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能长寿吗?新中国在一穷二白的基础,经过土地改革和人民公社,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也在慢慢改善,因此人的寿命也在不断延长。我翻了翻谱,上面有记录的列祖列宗(1949年前)享年70岁以上的少见,80岁以上的更少之又少。我的祖父是1958年去世的,享年75,在当时也算是高寿了。而祖母是1968年去世的,寿登83,就上了一个台阶,进入了谱中长寿人员的名录。我们当地的风俗,寿登80以上,要准备长寿碗,分发给大家,前阵之小区里走了一位95岁的,主家就把长寿碗放在外面随便拿,当然还有长寿面。所以寿登80以上的,白事要当红事办的道理就是这样。2013年重修的家谱中记录了当时统计情况(80岁以上,包括分支)。已故78人、这中间最高者101岁,而且半数人进入到二十一世纪,同时健在的有37位,超过90岁的有9位。随着时光的远去,会有更多的吴家族人进入长寿名单,这是大好事,也是值得庆贺之事,愿家人好好幸福生活,享受着人间的最好时光。

充满后劲的芳田村人。新中国成立后,芳田村开始有大学生(古时的秀才)了,也就是说芳田村人的文化素养开始在提高了,这其中也有考上上海复旦、上海交大(地理原因,不考虑清北)的,他们在当今也可称为是学霸的了,也就是高考状元。他们在学校好好学习,毕业后在社会主义的建设中发挥了领军人物作用。榜样的力量是很大的,作者的梦想是读大学,虽然不能和大哥那样考上上海交大,但是考上现在211等级的大学,还是应该行的,但是历史改变了我,不过自己还是坚持,取得大专证书。记得有位领导奚落一个人,给你官做都不要,要去读大学?不过这一位,还是顶住生活压力,去读书了,历史证明他对了,现在晚年生活幸福。如做官了,结局就不是今天这样了。在榜样的感染下,芳田村于是出现了一个好的现象,就是各方面加大了对人的培养。因为芳田村人知道,解决温饱后,对后一代的投入就是最重要的事,于是,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就使得芳田村人(包括分支)的高等学历人员急剧增加。据2013年续的家谱统计,有108人,还不包括像作者女儿在读的,和我自己取得“大”字头的。到今天那就更多了,这样的效果,就是吴氏家族提升了整体素质,为社会的发展,为整个中华民族复兴,打下扎实的基础。芳田村这二代人还有一个执着,就是对学习的执着,不说全国劳模在业余夜校专心学习,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就是我大姐从小没有读过书,退休时是一个中学数学老师的事,可以说从芳田村走出的人,是如何的自强不息。所以说芳田村人有后劲,不是光指经济方面,而是说有优良的传统,显示出人才的后劲。

根深叶茂的芳田村。600多年的历史,使得芳田村像一颗参天大树,产下了许多分支,其中有大房的乌路桥支、吴家村支、胡卢头支、邱家巷支。二房有茹家村支。三房有上蒋村支、祠山廟前村支。新中国成立后,更是有吴家子弟在各个地域的各行各业,为社会主义建设奉献着自己的力量。从辽宁的大连、广东的惠州、四川的成都、贵州、西安可见到吴氏人,而上海就成了一个基地。那几年我大哥,从大连至湛江不停的来回,走遍了国内大型造船厂,为的是建设强大的中国海军。可以说吴家人的文化在于干实事,不管是在家里的,还是出外工作的,保持了初心,我在外打工,也时刻记着我姓吴。也曾被他人赞为素质较高的人。     芳田村的地标射击墩。芳田村没有了,但是芳田村的地标射击墩还在,并成为现在凤凰公园一景点。为什么我要讲一下射击墩?在改革开放以来,在文化方面,出现了一些所谓精英,歪曲在历史上存在的真实。其中有一事,我不得不说,我去年底,因无事就去常州老年大学文史系学学文学创作,在老师的鼓励下,也写了一点东西,结果其中一位学员就说我写射击墩是民国政府建造的不对的,是日本人建造的。我的天啊,回家我仔细看了一下芳田村的家谱,家谱中详细记载了射击墩建造的年份,是由当时常州的国民政府决定建造的一个射击靶场,作为地方民团和部队训练打靶的场地。它是利用一条河(东面),和一条土埂的地形,南北挖土堆在上面而形成一个高50米左右,三面是河的土墩,整个工程历时一年。因为建在本村的土地上,有的村民还要把祖坟迁移,土地的补偿也和市场的价格,相差甚远。作者后来也听到一个声音,1970年常州市以开发苏南煤田的需要,向当时的武进要人,给了当时属于武进的雕庄公社50个招工名额。这中间大部份的名额,给了清溪和优胜大队,因为这二个大队周围有工厂,涉及到以往的征田事项。而当时的雕庄大队也分到6个名额,芳东2个,芳西2个,李家塘村2个,就是考虑到建造射击墩,这二个村,失去了部分土地,现在有机会了,就给这二个村吧。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没有去煤矿,而进了国营企业常州钢铁厂,但是每月14元的工资是真实的,是学徒工(三年),不过在当时肯定是很好的一件事,所以说射击墩也和我有缘。通过这件事,引起了我的思虑,我班上的学员如果他是听到的,是日本人建造的射击墩,说明已经有一定范围了,如果他是自己编造的,那是为什么?现在基本上可以明白,为什么有方方日记的出现,为什么有人在课堂上讲南京屠杀三十万不真实。这方面深层次的原因,我们不会去寻究,但是摆在面前的事实,我们还是要去澄清,否则就有点愧对了后人了。

享受城市发展的红利。今天作者虽说不能和芳田村人相比,但也继承了父亲留下的十多平方的财产,加上自己的努力,在凤凰新城的菱溪社区有一套小户型房屋,好在自己没有糊涂的把它卖掉,如今成为自己的休息和工作场所。于是家中无大事,我就到菱溪社区去,这样的话就要通过平桥和白家桥,或者朝阳桥和采菱桥。每次经过白家桥时,有时就会想起1969年秋冬的一天,我坐在白家桥上,一脸的沮丧,为什么?我从芳田村挑回的稻草梱又散了,为什么要去挑稻草?我家6个人五张床,到冬天就只能把晒好的稻草辅在下面,每年都是如此,喔,不用说,辅稻草后,真的好很多,这也是劳动人民长期形成抵御冬天寒冷的好方法。当年,走下白家桥,沿着当时的造船厂的围墙,过前浪浜的石板桥,一路向东,穿过北岸村,经过红庙小学门口,来到宗家塘,向南有一条大道,一路向南,穿过灌溉总渠数百米,就来到芳田村西进口,向南的大道,继续向南。从白家桥下来到芳田村还有一条路,就是走南岸村、蒋家塘、长田埂、灌溉总渠,不过这条路走的人不多。如今走下白家桥,是一条环岛大道,造船厂也拆除搬了,前浪浜上的石板桥,也建成公路桥了,北岸村并到南岸村一起,成为菱溪名居社区。红庙还在,不过它有一个新名称叫红馆是常州党建的一个红色基地。再从延陵大桥下面走过,向东有一路牌,上面有芳田路雕庄路的指引。顺着路牌指引向南,到中吴大道前停下,左手是射击墩,凤凰公园。右手是芳田桥,桥的西面,就是以前的芳田村,一个有600多年历史的村庄。浴火重生了,今后矗立在此的是漂亮的办公大楼。

看凤凰新城。如今的芳田村原有土地,有部分建设成为凤凰公园了,2021年4月份在此举办的国际杜鹃花展,大大提升了她的知名度。作者长年在外工作,去年下半年才告别工作,在今年凤凰公园杜鹃花展期间才走进公园,一切是多么的陌生又熟悉,凤凰公园的设计创意是利用原由地貌而形成的。它利用围绕射击墩南、东和北面的水系,并打通和东面叫朱红坛的一条河(此河河面较大)连接,再开挖至横墩村并和它的绕村(大村)水系连接,就形成了今天凤凰公园的大概。在芳田村时,那几年的夏天,我干完家中的活,下午就去射击墩下面的河里游泳,我们叫它射击场河,此河水清河面宽,有一次我初中二同学也专门来游了一次。因为这时只有我能享受,因为村上人还在田里劳动挣工分,还没有下工呢。我是生长在运河边上的,东门街上的住处,打开后门就是运河,所以生性欢喜水,加上长得单调,不知谁给起了个外号叫“鲹鲦头”,可能一是谐音,二是形象。不过川中的“川”是有来历的。我哥对我说“亲眼见到我生下来后,抱着从木梁中间穿过”,于是在“中”字辈份中叫“川中”。堂兄所写的《儿时农家乐》就描写了他和祖母去淘米时的情景,鲹鲦魚儿最终落入筲箕中,成为美味。后来我知道这种魚上不了大席,但有种场合少不了它。想想自己的人生,有点相仿,大事做不了,小事嘛,也能做(要努力)一点。不管它吧,收官了。

日新月异家乡的变化和建设,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参加,有点惭愧。加上知之甚少。虽说经过一些了解,有点明白了。但是我是最没有发言权的。所以我就不做复制者了,借着一份高兴来谈谈凤凰吧。凤凰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鸟中之王,亦称“凤凰”,其雄性叫“凤”,雌性称“凰”,总称叫“凤”或“凤凰”。 在中国人的思想形态里,“凤凰”自古以来就是传说中最重要的的吉祥神奇之物,据说凤凰能火中再生,象征美好、才智和吉祥。

今天展现在人们眼前的凤凰的形象,已是数千年来逐步演化的结晶.它高度概括了中华民族形成、融合、发展的历史,对塑造,陶冶民族性格发挥着重要作用,其本身浓缩和寄寓了中华民族奋发向上、,刚强坚韧的伟大精神。

西方有凤凰涅磐的神话,中国也有火凤凰的传说,中西方的神话传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以凤凰象征着生命、活力与激情。同样给予新城冠名为凤凰,也是所有人美好在愿望。

如今因新运河的建设,使得原雕庄街道辖区成为一个岛。因此我每天就进出岛了。我知道的,我回乡时的雕庄公社(现在的雕庄街道)有10个大队,如今历史的原因,已经只有7个大队(村)了,听领导讲,中村(一个村名)的人也要进入新城,这样就把有着悠远历史的常州东南之乡,原本是城市的“边缘地带”,建设成为城市中心区域之一。我看好凤凰新城,因为它的核心在于有一个新时代的好班子,经历过一桩小事,坚信凤凰新城的明天会更好。           

 

                            2022.1.1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陈平
  • 泉水涓涓
  • 张秋生
发送

4条评论

  • 张秋生
    2022-01-31 10:43:13 0回复
    0
  • 这才是德才兼备,值得所有人学习。
    2022-01-30 17:41:50 0回复
    0
  • 凤凰新城新年新气象。
    2022-01-30 16:33:37 0回复
    0
  • 好人一生平安。
    2022-01-30 16:33:13 0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