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今年“五一节”前的话题。

荷边垂柳 最后编辑于 2022-04-18 10:50:28
6707 5 6

        我的今年“五一节”前的话题

                         2020/4/26 何双勤

  春节前至今,我除了被动型的响应常州网的征文邀请,涂鸦了三篇征文而外,也没有主动出击地写一篇博文。

  我想写点小文,可往往缺乏主动性和紧迫感,不象过去在单位整公文那样,逼着你限时限料交卷。如今退休后无所事事才欲想敲敲键盘,其原始动力是健指、健脑、健身。总是找点理由自我原谅自己-;“有啥可写的,不就是那点鸡毛蒜皮的事嘛”;往宏观层面上找话题,也说不到点子上;中观层面上呢,和自己也没联系;油盐酱醋柴米些吧,又未免太生活化。真是老虎吃天---不知何处下爪。

  有说道,人们的语言文字形态大致有政治语态、社会语态、生活语态。纵观我的博文模式,单列地各说三类语态的不多,更多的是三类话夹杂在一起。互相穿插,互相引用。比如说。我在网上聊天,大伙问我,你聊天的原则是什么啊?我就会不加思索的言到,“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最主要的是“独立自主的、不结盟的,和平的;五互式的(尊重领土主权、互不干涉、互通有无、互惠互利、)。

   生活是写作的源泉。

   许多年来,我总是随着时光转移的时间节点的重大节日作为题材来说说事---

  不是吗,春节一过就是“3月/5日学雷锋”,每一年,我不就是捣鼓那些话吗?那“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号召;那“爱憎分明、公而忘私、奋不顾身、的阶级立场,无产阶级精神,无产阶级斗志”的题词。还有雷锋本人著名的把学习比做”钉子”善于“挤和钻”的精神;被谱成曲的“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等等,等等。

  接着就是清明节,我就在上班路上总会向烈士陵园那“三杰”雕塑投去深深的注目礼。定心后回顾那“多余的话”还打印那“廿载浮沉万事空/年华似水水流东/枉抛心力作英雄/湖海栖迟芳草梦/江城辜负落花风/黄昏已近夕阳红。”等三首诗词的手写体。

  很快就到“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劳动话题”。今天龙博版块上已经更换了【致敬劳动者】的图片了,我上传前就多说几句吧。也不另外撰文写“五一话题”了。我只记得天安门城楼前五一有“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大幅口号。我只有那些还残留在脑海中的还是1975年,我参加团部作为战士角色学了那些“八级工资制”等等“破除资产阶级法权”的“政治经济学”学习班里的那些“劳动”、“抽象劳动”、“具体劳动”、货币、劳动、等价交换、资本的属性。等等的“只言片语”。反正我们习近平总书记说了劳动者最光荣、劳动者最伟大。劳动创造了世界。“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我妈说过,不干活(劳动)吃啥啊?喝西北风也得到西北风前站着张嘴啊。对吧。

    转眼就是“六一国际儿童节”。

  一晃就是那“七一建党节”、紧接着“八一建军节”、“十一国庆节”。就又快到传统的“春节”啦。其中再夹杂那些我们民族的“端午”“中秋”等等。以上话题我都是有话儿说说的,在此就不详尽表述了哇!

  这一切的一切,说实在话,那是时代/生活的实践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而已。就像我2019--建国70周年前夕。我整了二个话题。一是“歌声飘过70年”,从我脑海中弹跳出来的音乐画面(各个历史阶段)不少,我比建国时小三岁而已。二是“70周年重大历史事件”从开国大典、三大改造、反右,大跃进、自然灾害、文搁、改革开放。在咱身上,我不去关注他,也会被动地被感知啊。

  今年春节以后,遭遇了新冠肺炎疫情,按照社会主流做法安排就只好宅在家中。我又捡起了近10年前的网上“UC”游戏。有时就上去自我消遣一下,到爱好的房间里使用口语聊聊话题,例举以下话题(我复制下来了)。

  1.哪些路是脚在走呢?哪些路是心在走呢?荆棘与心哪个更容易绊住我们的双脚呢? 2.安心地牵手,不去想该不该回头,你渴望与谁携手一生,共同见证风雨和彩虹呢?两只手可能同时牵着两个不同的人吗? 3.为什么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推广频频受阻呢?购车时一般会考虑哪些方面呢? 4.你对继承法了解多少呢?你对遗嘱继承优先于法定继承怎么看呢? 5.不断挥别,又不断遇见,被岁月灼伤,又被温暖治愈,人生是这样的吗?请谈谈生活中的爱恨情仇。[副室☆小汤圆(213834137)]发布

  2、怎样把节日过成日子,让每个日子变成节日?2.人的一生最怕的三种告别都是哪些?3.您经常对她说“我爱你”吗?吵架最好的解释是对不起还是我爱你?4.人到中年,婚外情随遇而安还是谈虎色变?5.看脸的年代,她的内涵还有多重要?6.如果您是一道菜,您会是什么?7.爱就要甜腻腻的。不主动联系会不会让爱变淡?[副室☆小汤圆(213834137)]发布

  以上每一题的话题口语表达时间为9分钟,我就上去谈谈我的看法、想法,当然得结合个人的经历、履历实践啊。这不,一根电脑网线上,有人在聆听、献花、点赞,(当然也得去掉一个最低分),这不是不出门就可以张张嘴,说说话,和大伙互动一下了呀。我想这就恰如自己去公园长廊上听别人说话(有时只言片语的),自己也不好插嘴啊,要好的多。

  还有就是我爱人帮我下载了个“全民K歌”我也时时上传上去保留、保存一下自己吃糠喉咙似的所谓歌声。躺在沙发上也可回味/对照/提高一下啊。

  你瞧我哟,罗里罗嗦,树老根多是人老话多,可不是嘛。不为别的,码码字也是“玩”,广义过度到褒义层面上的玩。就如我不爱说那个“混”字,我不爱跟着别人说,“我混的不咋的”,我从来没混过。我只是说,我“干”的不咋的。

  再说个话题,那“方方日记”,我浏览了很多观点/意见/态度/意向。你让我咋去评说呢,我会接受哪些观点呢,从我的出身、职业、文化水平、政治面貌、经济状况来判断,喂!喂!和我一线相牵座我对面在一目十行观看我此文的---您,您估摸一下,我将会是啥样的立场、观点呢?期盼您的回复哟。

  不一一斟酌,校对了。米淘了,要下电饭锅了,菜也要洗了,恕我草草上传了哟。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青城
  • 泉水涓涓
  • 蒋锷初
  • 何伯良
  • 小雨tian
  • 荷边垂柳
发送

5条评论

  • 我觉得老师应该是比较理性的一个人:不反对也不支持。哈哈。
    2020-05-15 16:46:11 0回复
    0
  • 我也有玩全民K歌呢,哈哈,可以互粉一下。
    2020-05-15 16:43:19 0回复
    0
  • 您对方方不会产生共鸣,可能持鄙视的态度。
    2020-04-27 10:41:52 1回复
    0
  • 我想粗去玩 但总觉得被一直无形的手按着不准动
    2020-04-27 10:24:32 1回复
    0
  • 往年五一人山人海,今年五一尽量宅着。
    2020-04-27 10:23:10 1回复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