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优秀作品选【86】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0-10-14 07:48:05
5274 1 6

 学员优秀作品选【86】

中秋  妈妈的味道

文史语言系文创班 宋海燕

漫步在小区,阵阵桂花的甜香充盈着我的嗅觉,寻味望去,棵棵桂花树下已是花尸一片。我暗自思忖,中秋节又要来了吗?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不知不觉又年长了一岁,此情此景,暮年的我心中不免生出了些许惆怅,怀念之情也由此催生。

小时候,我和弟弟们就特别盼着过中秋,因为这个节日能给我们带来味觉和视觉上的享受——香糯的芋头、丰盛的菜肴、甜甜的月饼一幅充满浓浓家味的温馨画作。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中秋对于大人和孩子们来说是一年中仅次于春节的节日。如今,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中秋早上吃糖芋头、晚上吃团圆月饼这种仪式虽然一样都没少,但再也找不回儿时的欢愉。

过节前几天,爸爸妈妈定会拉着姐弟仨的小手去家附近的“瑞和泰”买月饼,蹦蹦跳跳的我们总是会挣脱大人的手飞一样地冲去“瑞和泰”。在种类不多的月饼专柜前隔着橱柜玻璃用小手指点着自己喜欢的。虽说不像现在的品种繁多,但却是货真价实,毫不掺假。与其说是让我们随意挑,还不如说是让我们饱饱眼福。买得最多的自然还是“百果”、“细沙”、“椒盐”,因为“金腿”的相对比较贵。在看着售货员阿姨熟练地将月饼从食盒里拿出来用纸包裹着并同时渗出的片片油渍时,目不转睛的我们会不住地吞咽口水,但即便如此,回家后也只能先小尝一块,放任大吃必须等到中秋节。因为惦记着放在糖罐里的月饼,我和弟弟们每天一早都会抢着撕去挂在墙上的旧日历,有时弟弟们竟会幼稚地一下子撕去两、三张,似乎这样就能早早地吃到月饼。

中秋那天,注定是孩子们最开心的但也是爸爸妈妈最忙碌的日子。早上,一家人会坐在小圆桌上吃一碗由妈妈亲手做的、飘着桂花甜香的糖芋头。晚上,疯玩了一天的我们总是要在父母的再三叮嘱:“快点,把手洗洗干净准备碗筷。”声中,来不及擦干小手上的水渍就迫不及待地坐上桌,为了不放过享受这顿丰盛的晚餐,中午我们都会特意少吃些。按惯例,压轴菜必定是一个最大的圆圆月饼被切成五份,每人一块,虽然期盼了好多天的月饼终于摆在了眼前,但无奈我们的肚子已经很撑,再也容纳不下多余的东西,无数次在脑海里演练吃月饼的场景此时再也没了欲望,但这五分之一的月饼是一定要吃下去的,它寓意“团团圆圆”。  吃完月饼后就是全家人一起赏月,在秋虫的鸣叫声中仰望天空寻找着故事中的嫦娥,享受着放飞自我的惬意。小时候的中秋节总是在这样翘首期待并有着强烈仪式感中画上句号。尽管如此,在中秋节我还是更钟爱那碗圆圆的、朴素中带着温情、红色中飘着甜甜桂花香的糖芋头,因为那是妈妈的味道。

中秋前夕,妈妈会抽出上班前不多的时间,骑着自行车早早赶去菜场买芋头,其实我们家离菜场并不远,根本不用骑车,但因为要买的量比较多一个人提不动。挑选芋头还是蛮有讲究的,有红香芋、白芋、荔蒲芋等,妈妈告诉我,做糖芋头红香芋最好,它香甜软糯、细腻嫩滑。

妈妈会抓紧时间对芋头进行处理。新鲜的芋头上会带着许多湿湿的泥土和棕色的毛皮,非常难搞掉,妈妈会把它们装进一个预先准备好的蛇皮袋里,扎紧袋口,然后把它们往地上摔打,因为没啥技术含量,妈妈会安排我们姐弟仨轮流摔,妈妈在边上一边监督一边做着技术指导:“多用些劲,这边还没摔到,对,对,对,就这样,很好。谁卖力谁就能多吃……。”

弟弟们因为小,摔一会就没耐心跑别处玩了,我会和妈妈一起把它们摔完,这个最累的力气活仅仅是整个工序的前奏,后面的活虽然没那么累但却是需要耐心和技术含量的。接下来就是在蛇皮袋中把混杂在泥土和皮中圆圆的、白白嫩嫩的香芋挑选出来,它寓意着“团团圆圆”,再对它们身上的斑点进行加工切削,这个时候芋头会分泌出一种白色的液体,总会把妈妈的双手弄得奇痒无比,实在痒得不行时妈妈就用凉水冲一下缓解。我也曾经试过,因为痒得不行,从此就再也不想碰,,还暗自庆幸妈妈没要求我,现在想起来当时真不懂事。

刚才还是浑身占满泥巴和棕色皮毛的“丑角”,经巧手妈妈的捡、选、挑、削、洗等工序,转眼就成了粉墨登场的“旦角”。接下来将是整个制作过程中技术含量最高的部分:妈妈会预先准备好一口铁锅和适量食碱,边做边还不忘叮嘱我:“一定要用铁锅哦,否则芋头是不会变红的。”在锅里倒进适量的水和碱,同时把芋头也放进去进行焯水,等烧开后大约5、6分钟,妈妈就把煮好的芋头捞进一个竹子编的篮子里沥水,弥漫在热气中的芋头在温度逐渐下降时发生了华丽转身,刚才还是略显苍白的芋头渐渐变成了红色,等完全冷却后就变成了绛红色,这也是我们觉得最好玩、最神奇的地方(上学后才知道这是化学反应)。接下来,妈妈会把它们再次放进凉水中,清洗掉附着在芋头上多余的碱后,再捞进另外一个准备好的锅里,放进开水、红糖,即将煮好时再将从商店里买回来的桂花放进去,一锅透着红色、浑身散发着桂花香气的、色香味俱全的芋头就在孩子们的期盼中可以出锅了。

芋头和桂花的甜香早就飘进卧室侵占了我们的鼻翼,这时妈妈会在厨房大声喊道:“快起床,芋头烧好了。佯装睡觉的姐弟仨会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来不及洗漱就迫不及待,一口下去唇齿留香,桂花的香甜夹杂着芋头的细糯,简直是世界上最美的珍肴。看着我们狼吞虎咽,妈妈站在旁边不停地喊着:“慢点吃,当心烫着,锅里多着呢,不要吃撑了。”但妈妈的话我们全然把它当成了耳旁风,一会儿功夫,就把肚子撑得圆鼓鼓的。妈妈看着我们的样子总会边笑边擦拭着眼角。后来的日子里,这个场景只有在梦里出现,因为妈妈已经不在了。

常听人说:味蕾是有记忆的,小时候吃过的东西,长大了总还是念念不忘,因为那是妈妈的味道。所以每年中秋节前夕,我必定会去菜市场买一些红香芋回家,现在的已经是整理好的,不用再像以前那么麻烦,自然也就不用担心会痒着手。每次我都会照着妈妈的工艺进行烹饪,但不管厨艺如何精进,总还是缺少了小时候的味道,缺少了妈妈的味道。

                                       


收 藏
点 赞
分 享
表态的人
  • 西江月
  • 泉水涓涓
  • 陈平
  • 珍珠传奇
  • 宋军
发送

1条评论

  • 纯真的记忆,让读者回味追思。
    2020-10-14 08:36:44 0回复
    0